幻翼皙若°

毒蛇与花/宿命与杀
透明系博主
偏好~古风/剑三/全职/九州
日常堆砌站!

[ 短 篇 ]回到原点

# 黑历史

# 现代校园?

 

 

——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真好。

——为什么?哪里好啦?

——游完一圈,就可以回到原点,忘记曾经的伤心事啊。

——可是,我觉得不好,因为……它把曾经的快乐也忘记了。

 

 

“林冉冉!你再不快点,我又要被你害到了!要迟到了喂!你还要我在你家楼下喝多久西北风啊魂淡!拜托现在是大冬天的啊!”顾倾城喊完立马把半张小脸缩在围巾里,利落的像男生一样帅气的短发藏在毛线帽子里,五官端正清秀的小脸透着明显的不耐烦,从围巾里按照一定规律适时地冒出些许的白气,证明也提醒着顾倾城她自己还没有冻僵。听到楼道里渐渐清晰的急促脚步声,本来盯着不知哪里发呆的眼睛又找回焦点循声望向楼道口,顾倾城推着单车靠近楼道口,看见林冉冉人影的时候挑着眉沉声道:“你还可以再晚点大小姐。”

“呼。抱歉抱歉,我错了还不行么。快走吧快走吧要迟到了你自己也说了不是么,所以……速度的!”林冉冉跳上单车后座催促着顾倾城,顾倾城跨上单车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还有二十分钟。调整好了单车踏板,撒脚就开骑。这速度晃得林冉冉一个后仰差点儿从单车上摔下去,她慌忙张开双臂在空气中乱抓一气终于拽住了顾倾城的衣角,使身体找回平衡,自己就干脆抱住了顾倾城的腰。“林冉冉你是不是又没有吃早饭?”顾倾城侧过脸对着身后的人问着,或者说唠叨着?“所以你才催我带你去学校的吧?喂我说你这样会得胃癌的。你都不担心不害怕么?”

车后的女孩笑靥如花,不说什么又将顾倾城的腰搂紧了一分。“不会的。我还是吃了点东西才出来的,例如牛奶啦什么的。好啦好啦。我今天还没胃疼呢你就别担心了。其实吧……习惯了也就不怎么会饿了。”

顾倾城边喘气边说:“你啊你啊……你说你是习惯了不吃……还是习惯了饿着的感觉?你呀就是个傻丫头。哪天真把胃饿坏了我看你怎么办。还有600米,我看到校门了。来吧来吧!加油……冲刺!!!”听到这句话,林冉冉识趣地松开顾倾城的腰,伸手抓住单车的架子,顾倾城站起身子更快速地踩动踏板。

“呼——到校。还有七分钟。嗯。新纪录。”顾倾城跨在车上摘下帽子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使自己维持一种可以称为“帅气”的形象,林冉冉下车帮顾倾城理好翘着的头发。

她们是彼此的阳光,互相给予对方温暖以及……快乐。

冬日里最让人期待的能在学校里度过的节日大概就数圣诞了吧。你还记得你今年的圣诞么?那个节日你是怎么过的?还有三天就是圣诞了。林冉冉准备亲自做西点送给顾倾城,而顾倾城这个美术超好的家伙准备的是一幅画,一幅用她们俩人的形象做的画,嗯……这是她心里友谊的象征吧。

但是,也许,这个圣诞不快乐。

当手机铃声响起,正在和家人一起吃圣诞餐的林冉冉毫不犹豫的接下。“喂?”林冉冉看到是顾倾城的来电所以也没多想什么,只觉得可能是要和她分享什么好玩开心的事儿。可半天听不见电话那头的声音倒让林冉冉有点着急了。“喂。你不是按错了吧……我挂电话咯。”

“对不起……我本来也没想打扰你的。挂吧。……那,白白。”顾倾城似乎声音格外低沉,连带着林冉冉身边的气温都骤然降低了几度。

“喂。你到底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喂!别急着挂,先告诉我……你·在·哪。”这明显不是个问句,是林冉冉一定要知道顾倾城在哪,就是这么简单的事。这丫头听到这儿就已经拽起椅背上的外套就直接往外跑,“我一会儿就回来。”

冲到街上,在她最爱的那家蛋糕店后面找到她,她就那样缩瑟在那个小角落里,像是无助迷了路的孩子,那样蜷缩着打着颤的样子林冉冉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蹲下一把抱住了顾倾城,顾倾城迟疑地伸手攀上抱住了林冉冉,把自己的脸埋在林冉冉的颈窝里,“想哭就哭个痛快吧,这样忍着久了压力太大,心理负担会让你受不了的。我陪着你的,不会有人看见,不会有人知道。我答应你。”怀里的人呼吸明显急促变短大,她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上了岸来不及呼吸缺氧缺水的鱼,揪着林冉冉的衣服张开嘴号啕起来。“他们凭……什么啊……凭什么不、不……准我画画。撕了……全部撕碎了……还说那么过……分的话。他们凭什……么啊!我讨厌他们。”

“所以你这是离家出走咯?嘛……好啦好啦,她们也是希望你的未来好。……啊。虽然我想这么说,不过,我也知道他们的方式的确让人不爽呢。不如今天到我家去住吧。什么都不用担心,哭够了么?走吧,跟我……回家。”林冉冉微微推开蹭在怀里的挚友,抬手揩去她脸上的泪,看着街灯映在她脸上如同特意在为她修饰轮廓,柔和而温雅。

有时候……我们的友谊可以很简单,抱着你在你难过的时候,即使笨拙的几句话都能让对方感觉到不一样的温暖,晚上睡前一句淡淡的“晚安”积少成多就变成了所谓的感动。这夜,林冉冉和顾倾城窝在同一个被窝里,她们互相聊着天,聊着很多,从以后的就业理想到不可能实现的伟大梦想,从最近最喜欢的动漫到最喜欢的男生类型。女孩儿呆在一起有的没有的就会聊到一些八卦上面去,天知道为什么,这就是上帝给的奇怪构造。

“你说……我们以后会怎么样?”林冉冉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可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只是突然想问就问出口了,却没想过要如何回答。其实这个问题要多傻就有傻,因为有谁会知道以后的事呢。

身旁的人已经一脸安然呼吸均匀地睡着了,些微的月光停留在她干净的小脸上,原来平时那个性格十足的顾倾城睡着的时候这么可爱,这么的……毫无防备,就像是备受保护的天真可爱的小孩子。“睡着了呢。那么……晚安,倾城。”

在青春的日子里,我们可以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在夜晚到来时悉数自己的过去,一起蒙在被子里如数家珍般点出记忆中最灿烂的曾经。

记得林冉冉在小高考那个学期开学没多久的时候问了顾倾城一个“貌似”很有深度的问题,此问题据顾倾城说要非常有情感、以非常感伤的语气读出来才有当时林妹妹说的那个味道——“倾城,你说我们还能在这个埋葬了我们青春的地方这样勾肩搭背地走多久?”当时刚刚吃完饭在往教室走的路上,阳光和风都在春末夏初的时间里恰到好处地陪伴着她们,像是见证着一切的使者,时间派来的使者。虽然顾倾城当时真觉得林冉冉活脱脱就是林妹妹的转世,要多感伤就有多感伤,让她顿时有种想给她一拳的冲动,但也就像林冉冉在顾倾城在那幅作为圣诞礼物的画上题注的一样:“时间,会替我们记住我们的曾经、我们的友谊,不用担心会忘记。”

也是小高考的那个学期……林冉冉觉得顾倾城和她之间的友谊变淡了,一开始只以为是学业紧张……没多想什么,可后来发现,顾倾城动不动就往画室里跑连回家都不一起回了,这让她不明白了,虽然一直知道她是画痴,可是也不至于这样啊,答案大概连顾倾城自己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以她的强硬性格也是不会肯承认的。她喜欢一个画画的高三的学长。接下来的事大概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吧……暗恋一个人,很累。希望他自己发现又不希望他发现,害怕他知道自己喜欢他,害怕自己被他否定。“真像个傻瓜。”这是林冉冉知道这事儿后对顾倾城说的第一句话,顾倾城听到这话当时就愣在那里愣了半天。“想追就大胆上啊……怕什么。一点不像你。我先回家了,你加油啊。”

顾倾城用着良好的画技很速度地接近了那个学长。之后的一个学期,林冉冉很少再和顾倾城一起上学,一起回家。顾倾城为那个人一句话就开始留起长发,还剪了刘海。班上不少男生都开始愈发注意这个小才女了。七夕和顾倾城的生日时,她竟然意外地收了不少的礼物。这不仅让林冉冉惊讶,就连顾倾城本人都惊讶不已。但学长那句话才真的戳到了顾小女子的心窝里“北方有佳人,遗世而孤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倾城,这是说得你吧……呵呵。倾城你长发是真的好看。学长不骗你的。”顾倾城当天开心地像什么似的,好像隔天世界末日她都死不足惜了一样,心里满满的都是他的话以及他说那句话时的笑容,满心里全是那种甜甜的满足感。

可是……就是这样的感觉,到最后还是会变成一片灰暗的颜色。顾倾城从来不敢说出来,林冉冉也觉得自己不能去多那个嘴,别到时候帮倒忙,事实证明,她们其实都做对了,学长是有女朋友的,还是青梅竹马的那款,人长得很秀气,一看就是那种江南水乡出来的丫头,清新之余还透着些机灵。并且……学长只是把顾倾城当成一个可爱的学妹看吧,到毕业就完全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牵扯了,就算以后在街上碰到也只是最多问声好就擦肩而过的路人。

顾倾城看到学长毕业典礼那天和他那个可以说真的美得挑不出刺的佳人离开学校的时候,心里忍不住的一阵阵地疼。林冉冉为了让她过一个正常的暑假,和她逛了一下午的街,最后她们驻足在一家宠物店门口。顾倾城把手指轻轻点在宠物店硕大的鱼缸上,看着那些鱼跟着她的手指游动,对着林冉冉说“听说,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真好。”

林冉冉站在她身旁,看着她几乎没有焦点的眼神回问:“为什么?哪里好啦?”顾倾城直起身子睁大眼睛望着她的挚友缓缓道出她心中的理由“因为游完一圈,就可以回到原点,忘记曾经的伤心事啊。”她就像个单纯的孩子在被剥离了安全自保的梦境后在现实里苦苦挣扎寻找曾经那已经支离破碎的梦想。

“可是,我觉得不好,因为……它把曾经的快乐也忘记了。”林冉冉看着顾倾城的脸,眯眼笑开,“傻瓜,好好的一个人非得和金鱼去比干嘛。人有人的好啊,你别不知足啦……人呢是有自我修复功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的创口会慢慢愈合,当你现在所经历的这些都变成了回忆的时候呢,你再回过头来反思一下,你会发现,很神奇的,这些都会变得美好,都会让你有所收获,这时的有些痛苦还会在以后忍俊不禁,说不定十年后的顾倾城想到现在的顾倾城会在心里低笑‘呀,我当时怎么这么傻?还干过这样的蠢事啊……’什么的。那些都会成为你的经验,你的财富……所以说,人也是可以回到原点的。咦?我是不是说太多了?嘛嘛……总之倾城啊……,我会在原点等你的,等你回来。”林冉冉刚刚说完这一大段子的话,就被顾倾城整个扑过来抱住。

顾倾城低声伏在林冉冉耳边说了一句话“有你真好。”

就是这句话,简单而温暖。


评论

© 幻翼皙若° | Powered by LOFTER